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电力行业研究:“基准价+上下浮动”机制将至,火电增速由负转正

2020-02-06 08:42

文 / 朱炼新   编辑 / 中经商业评论 问问

字号

推荐研究报告:《中国电力行业市场前景分析预测报告》

“基准电价+上下浮动”的电价机制是配合市场化交易比例扩大的时机推出的,更加灵活和便于实施。过去“煤电联动”机制的执行效率较低,往往具有滞后性,不能有效反应当下的电力供需关系,仍然不能摆脱“市场煤、计划电”的困境。而“基准电价+上下浮动”的实施对象是陆续放开的市场化交易电量,这给电价的及时灵活浮动提供了可行性的土壤。同时,对于“上下浮动”部分,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具体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通过协商或竞价确定,预计实际赋予的内涵或更加丰富,可能会与上游电煤、下游用户产品价格(如钢铁、电解铝、水泥等)等其他因素联动,且充分考虑区域性的电力供需结构。

中经视野高级分析师朱炼新认为,电厂高库存叠加供需边际宽松继续压制煤价,煤价下降对火电的盈利改善明显。“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改革对火电企业的盈利能力影响总体可控,不宜过度悲观,行业有望逐渐回归公用事业属性,相对配置价值仍然可观。

(一)电力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工业

电力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工业,是国家经济发展战略中的重点和先行产业。由于电能的生产与消费的同时性特点要求电能的生产与消费之间保持平衡,因此电力发展往往适度超前于经济发展。以2018年为例,各季度GDP同比分别增长6.8%6.7%6.5%6.4%,相对应各季度用电量同比分别增长9.8%9.0%8.0%7.3%,与用电量趋势一致。

1:2007-2018年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变化

电力1.png 

(二)全社会用电增速有所回升,火电发电降幅收窄

9月用电增速有所回升。从用电看,20191-9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4.4%。其中,一产、二产、三产和居民生活用电量同比分别增长4.7%3%8.7%6.3%,三产和居民生活用电继续保持较快增长。20199月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4.4%,增速环比回升0.8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二产仍然保持了相对平稳的增长势头,对用电量增速提供了有效的支撑。

2:全社会累计用电量同比变化

电力2.png

朱炼新认为当前经济稳中有变,国内方面,地产投资放缓或将影响钢铁、建材等行业开工率;国际方面,虽然中美摩擦有所缓解,但外部环境仍较为复杂严峻,经济面临继续下行压力,用电量增长不确定性增大。综合考虑国际国内形势、产业运行以及2018年高基数影响,预计2019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将平稳回落。

(三)“基准价+上下浮动”的电价机制来临,电改进程加速

20201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自202011日起正式实施,明确五大改革举措:

1)将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基准价按当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幅度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对电力交易中心依照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开展的现货交易,可不受此限制。

2)现执行标杆上网电价的燃煤发电电量,具备市场交易条件的,具体上网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市场主体通过场外双边协商或场内集中竞价(含挂牌交易)等市场化方式在“基准价+上下浮动”范围内形成,并以年度合同等中长期合同为主确定;暂不具备市场交易条件或没有参与市场交易的工商业用户用电对应的电量,仍按基准价执行。

朱炼新认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电价机制是重要手段。根据2015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成为我国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核心。四年来,发用电计划作为“放开两头”重要的环节之一,从20173月的“逐年减少既有燃煤发电企业计划电量”,到20187月的“全面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四大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市场化改革一直在有序推进。20196月,《关于全面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的通知》发布,要求全面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经营性电力用户是指除居民、农业、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等行业电力用户以及电力生产供应所必需的厂用电和线损之外其他的所有电力用户),电力市场化进一步放开。本次“基准价+上下浮动”的电价机制实际上是为进一步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的发用电计划提供的重要手段,有助于电改的进程顺利推进。

12015年以来电力市场化进程

电力3.png

朱炼新认为“基准电价+上下浮动”相比于“煤电联动”机制更加灵活。“基准电价+上下浮动”的电价机制是配合市场化交易比例扩大的时机推出的,更加灵活和便于实施。过去“煤电联动”机制的执行效率较低,往往具有滞后性,不能有效反应当下的电力供需关系,仍然不能摆脱“市场煤、计划电”的困境。而“基准电价+上下浮动”的实施对象是陆续放开的市场化交易电量,这给电价的及时灵活浮动提供了可行性的土壤。同时,对于“上下浮动”部分,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具体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通过协商或竞价确定,预计实际赋予的内涵或更加丰富,可能与会上游电煤、下游用户产品价格(如钢铁、电解铝、水泥等)等其他因素联动,且充分考虑区域性的电力供需结构。

随着我国电力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以及基数扩大,“十三五”期间电力投资从高速增长换挡过渡至中低增速。截至20199月,全国电力投资4750亿元,同比下降6.3%。其中,电网累计投资2953亿元,同比下降12.5%;电源累计投资额1797亿元,同比上升6.0%朱炼新认为行业进入成熟期,电力投资大幅减少。

320199月电力投资累计完成额

电力4.png

传统装机的投资仍占半壁江山。20191-9月,火电完成投资额374亿元,占电源总投资的20.8%,水电投资额526亿元,占比29.3%,合计约占电源总投资的一半。

本文来源“中经视野研究院”,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标签 : 电力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朱炼新

中经视野高级咨询主管

69165

阅读

19

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