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包头经济困境:GDP减少30%,1/4以上工业企业损失

2020-11-21 02:58

文 / 金融见闻录   编辑 / 庄梅

字号

  作为曾经的内蒙古“一哥”,包头号称“草原工业的心脏”!

  包头一直以来都是首都呼和浩特的一个尴尬之地。但包头也无法逃避北方大部分工业城市兴衰的命运。

  统计数字表明,包头经济发展确实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形势。根据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厅消息,今年1-9月,“草原工业的心脏”——包头市区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98.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0.1%;同期,首府呼和浩特的财政收入增长7.66%。的确,疫情的冲击是包头市财政收入大幅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但这背后,包头市经济逐渐落寞,GDP总量接连被鄂尔多斯、呼和浩特赶超的现实也同样不可回避。

  就像最近《包头日报》说的那样:近年来,包头经济发展面临着一些困难,经济总量占全区的比重有所下降,一些指标在全国、全区的排名也明显下滑。目前包头面临着前标后控的严峻形势。

  9月29日,包头市召开了领导干部大会,自治区党委宣布:孟凡利同志任包头市委委员、常委、书记,接任的新一届包头市委书记。

3-1.jpg

  01

  1953年,随着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实施,包头成为重点建设城市之一,在全国156个建设项目中,有6个落户包头,同时,一些配套工业企业和地方项目也相继投产,包头工业基地建设开始启动。

  其后,动荡不定的政治局势虽然一度使国民经济陷入困境,但“三线建设”背景下引进的工业企业和“五七”厂,却成为了包头市工业发展的新生力量。

  在建国初期,由于国家重点建设项目的启动,包头市的重工业比重比较平均,但此后受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战略方针影响,包头的重工业比重逐渐失调,以1970年为例,当年的轻工业比重只有13.9%,包头作为重工业城市的基调由此确立。

3-2.jpg

  1978年以前轻重工业户数统计/数据来源《包头市志二(上)》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逐步过渡到市场经济,包头工业开始打破原有的计划经济体制,扩大了企业自主权,同时进行了大规模的技术改造。

  接着,工业产品产量也大幅度提高,比如,1978年,包头地区的成品钢年产量达到55.53万吨,到2000年,已增至355.42万吨,到2002年,产量增加了近6.4倍。

  繁荣的工业经济,带动了包头经济的发展。从1978年起,包头市生产总值达到252.85亿元,年均增长16.07%,稳居内蒙古自治区前三位,而当时呼和浩特、鄂尔多斯的经济总量还没有超过200亿元,都还只是包头的后起之秀。

  只是,时移世异,包头的风光并没有一直延续下去。

  02

  经济数据挤水分,包头遭“重创”

  首先向包头的大哥们,挑战“煤都”鄂尔多斯。

  借着煤炭工业飞速发展的黄金十年,鄂尔多斯也随之享受到了风光一时的荣耀。2010年,鄂尔多斯以2643.2亿元的经济总量一举超越包头,领跑全区。

  失去大哥地位的九年后,包头再一次未能保住亚军的位置。

  2018年,包头首府呼和浩特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791.5亿元,比同时期增长77亿元,这意味着,内蒙古自治区曾经的“一哥”包头,现在只能排在包头的第三位。

3-3.jpg

  2006至2019年呼包鄂三市地区生产总值/搜狐城市制图

  追根溯源,近几年包头经济下滑的原因,内蒙古经济数据“挤水分”是无法回避的话题。正是在这场纠正经济数据造假的行动中,包头经济受到了“沉重打击”。

  2017年6月7日,中央第二巡视组“回头看”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2016年部分旗县存在工业增加值过快增长的问题。

  2018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在全区经济工作会议上“自我曝光”,坦承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部分旗区县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有些地方盲目举债搞建设。2016年,将调增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额的26.3%;将调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总额的40%。

  基于以上背景,包头市也对主要经济指标进行了调整,公布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7.6亿元,下降49.3%,扣除虚增的空转因素,实际增长6.1%。按照这一比例计算,包头市2016年财政收入挤掉了140亿多元的水,占了整个内蒙古自治区四分之一多。

  关于包头市工业增加值中有多少水分,由于官方没有公布具体数据,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从地区生产总值的变化中,我们也许可以看出一点端倪。

  近年来,包头市地区生产总值达到峰值,2016年达到3867.6亿元,而到2019年,仅剩2714.5亿元,降幅近30%。与包头相比,呼和浩特、鄂尔多斯同期经济总量缩水幅度分别约为12.0%和18.4%。由此可见,包头被鄂尔多斯、呼和浩特连续追赶,这并不奇怪。

3-4.jpg

  03

  利润大幅下滑26.8%,包头工业经济走弱

  在巨大的经济泡沫下,包头市2017年宣布暂停55个政府性投资项目,压减包括包头地铁在内的702亿元投资。

  根据《包头市城市轨道交通一期建设规划(2016~2022年)》,近期将对该项目进行前期工作,总投资305.52亿元。资本占40%,计122.21亿元,是由包头市财政出资的。但是,122.21的投资金额,已经接近包头市当年财政收入的1/3,可以想象,地铁建设将大大增加包头市的财政和债务负担。

  对于包头地铁的问题,中央领导多次强调,要防控地方债务和金融风险,支持国企改革,“只有企业盈利,职工才会放心;企业盈利,政府有税收,人民生活才会改善;企业是一切工作的基础”。

  那时,作为包头市最大的企业,曾经每年缴纳该市三分之一的税收的包钢集团,正因经营困难,四处寻找资金支持。由于近几年钢铁产能过剩,包钢集团经济效益持续下滑,2014-2016年连续三年亏损,2015年亏损高达83亿元。

3-5.jpg

  包钢无缝钢管生产线/视觉中国

  包头市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本地工业发展上,毕竟包头市第二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常年保持在50%左右。假如工业经济疲软,包头经济就必然承压。

  在包头市的407家规上工业企业中,有103家处于亏损状态,占企业总数的25.3%。在同一时期,规上工业企业总利润大幅下降26.8%。

  造成以上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包头的产业结构不优,长期处于生产产业链上游的“粗放经营”和经济结构使包头的发展速度减缓,技术落后,导致产品附加值低,企业市场竞争力不强。

  也就是说,包头的工业,仍然面临着处于产业链中游的风险和困境,处于产业链的中游。他们不仅要面对下游产品市场需求波动所带来的行业“震荡”,而且还要因技术劣势和缺乏品牌效应而无法在价值链前端的研发、设计和后端市场销售获得高附加值。

  就拿稀土行业来说,目前包头出口的仍然是稀土原料或者是中端产品,高附加值高端应用产品的进口仍然是大手笔。

  因此,通过向生产产业链中下游延伸,以及技术研发创新所带来的高附加值,实现产业的最终转型,是包头当前发展的当务之急。

  但要突破产业技术瓶颈,人才储备是必不可少的。

  到2019年底,包头市区的普通高校只有5所,而同期呼和浩特的普通高校则有24所,其中包括自治区唯一的211大学——内蒙古大学。2018年,包头市普通高校毕业生数量为20,000人,低于呼和浩特的三分之一。

  当地培养的人才数量有限,而包头的人才吸引力却逐年下降。

3-6.jpg

  2011-2019年,包头市年度常住人口增量/搜狐城市制图

  2012年底,包头市全市常住人口总量为273.2万年度人口增长3.9万。但此后,包头流入人口逐年减少,截至2019年底,包头市年度常住人口增加不足1万人。

  最近,包头市政府对包头市人才政策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约3成的回答者认为各政策的优惠力、人才服务的魅力不足,同时3成的回答者认为当地人才政策的执行困难,政府和使用者没有实现相关的承诺。

  包头的变革升级之路,还有很多障碍需要突破。

本文来源本站,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