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出售强身药业1.95亿股,“莆田系”入主莎普爱思医药集团

2020-11-25 03:42

文 / 时代财经   编辑 / 庄梅

字号

  莆田系入主以后,莎普爱思(603168.SH)开始频繁做“加减法”。

3-1.jpg

  图片来源:莎普爱思官网

  11月23日晚间,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将以1.954亿的成交价挂牌转让控股子公司莎普爱思强身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强身药业”)100%股权。

  强身药业是莎普爱思2014年上市后的唯一一次资本运作,关键经营各种药剂、口服液等中成药。

  2015年莎普爱思花3.46亿买入强身药业,加上建成投产新建项目,共募资4.8亿余元。5年间一进一出,此次挂牌毫无疑问是亏本大甩卖。

  自2017年陷入“神药”事件后,以前的明星公司莎普爱思也开始走下坡路。2020年一季度,莎普爱思原实际控制人陈德康套现离场,拥有 “莆田系”情况的林弘立、林弘远兄弟正式入主。

  企业发展战略分析师、财富书坊创始人周锡冰11月2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强身药业的主要经营的业务并不是新东家的优势,以经营民营医院出名“莆田系”更擅长医院层面的运作。此次脱离强身药业一是为了及时止损,完成资本利益最大化,另一方面是为了企业战略转型打基础。

  对于抛售强身药业后的资金运作及其公司是不是将进一步“弃药从医”等难题,时代财经11月24拨通莎普爱思董事会秘书办,有关责任人仍未正脸回应,仅表示“公司是为提升资产结构,聚焦优势业务。”

  唯一资本运作成“败笔”

  此次挂牌转让的强身药业曾备受看好,莎普爱思也趁机进入中药赛道。

  强身药业创立于2014年,原为吉林强身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关键产品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等。2015年11月,莎普爱思与吉林省东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通称“东丰药业”)等签订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书,彼此商谈强身药业100%股权的转让价钱为3.46亿元。

  那时莎普爱思募资了4.8亿元资金,除开付款收购款之外,其他资金用以强身药业新建中药获取生产车间和仓库项目等。

  依据莎普爱思那时候的叫法,随着强身药业的中药产品走向市场,公司将在药物和中药2个行业同时合理布局,根据产品及方式融合,药物产品和中药产品将产生相辅相成,营运能力持续提高。

  《股权转让协议》还承诺,东丰药业服务承诺强身药业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考核纯利润分别不少于1000万元、3000万元和5000万元。

  但是,从具体表现看来,强身药业自始至终未完成服务承诺,2016年至2018年具体进行销售业绩分别为125.39万元、1028.42万元和-802.31万元。2018年,莎普爱思因此计提了1.78亿元的商誉减值,也导致当初出现上市后首亏。

  莎普爱思在挂牌转让公示中表示,因为有关自媒体的报道,对莎普爱思的品牌美誉度产生负面影响,有关市场推广计划未能按计划实施,导致中成药产品销量大幅度降低。

  审计报告显示,截止2020年8月31日,强身药业总资产为2.53亿元,资产总额为1.69亿元,2020年1-8月主营业务收入为733.39万元,净亏损2641.82万元。

  “弃药从医”趋势渐显

  依据挂牌公示,接手方还必须担负强身药业7667.14万元的债务。在周锡冰看来,新东家急切出售亏本资产很难售出不错的价钱。但是,随着强身药业脱离,莎普爱思有希望消除销售业绩安全隐患,将来或向莆田系擅长的医院方位进一步转变。

  2020年9月30日,莎普爱思对外开放公示,拟以5亿元收购上海渝协诊疗管理方法有限公司、上海协和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称“泰州医院”)100%股权。它是林氏兄弟入主莎普爱思后首次大手笔交易,林氏兄弟同时也是泰州医院的实控人。

  这笔收购遭到浙江证监局和上交所的问询。北京鼎臣医药管理服务中心创始人史立臣此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莆田系’林氏兄弟大概率是想将手上目前的未上市公司的资产慢慢迁移至莎普爱思,借上市公司的壳让资产更易变现。”

  在周锡冰看来,泰州医院所属的妇儿赛道是一块“肥肉”,林氏兄弟高价位将其列入莎普爱思是想在资本运作下将这方面资产发展壮大。“强身药业若能成功转让,所得资金大概率也将用以泰州医院后期运作及其别的医院标底的企业并购上。”

  除被收购的泰州医院外,林氏家族集团旗下还控制着上海天伦医院、重庆国宾妇产医院等多家医院。

  核心“神药”已成往事

  此前,莎普爱思曾靠“神药”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也称,“莎普爱思滴眼液”)打天下。三年前陷入舆论风暴后,苄达赖氨酸滴眼液销售量断崖式下滑。2020年三季报显示,这款眼液营业收入仅为8682万元,营业收入占有率为36.15%。

  值得注意的是,依照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要求,莎普爱思应在三年之内即2020年底之前进行滴眼液的一致性评价。但是依据莎普爱思10月28日公示,预估没法在预计期内将点评结果汇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现阶段已根据浙江省药监局向国家局申请办理推迟。

  在三季报中,莎普爱思也强调,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品质和功效一致性评价工作存有没法依照国家药监局的规定在三年内(即2020年底之前)进行的很有可能,其准字号将很有可能被销户或期满后未予再申请注册,进而导致该产品不可以继续生产加工。

  当今,虽然莎普爱思滴眼液仍在市场中市场销售。但在业内看来,“神药”威力已不,缺乏核心产品支撑点的莎普爱思,早已变成一个空壳子。

  事实上,莎普爱思也曾尝试战略转型。今年,莎普爱思进军大健康产业赛道,相继发布蒸汽热敷眼罩、智能眼部按摩仪、眼部医用冷敷贴及其叶黄素等护眼产品,虽然主推年轻化并立在“健康养生”受欢迎赛道,但莎普爱思的新品在市场中并没有激起太大水花。

  2020年8月,莎普爱思进行股东会拆换,上海养和一方全方位接手。在周锡冰看来,随着莎普爱思公司组织架构的总体拆换,公司的发展前景将很难还有往日的身影。

  据天眼查,当今莎普爱思对外开放投资的项目仅有泰州医院、莎普爱思市场销售有限公司和已在挂牌转让的强身药业三项。其中,莎普爱思市场销售有限公司创立于2014年,注册资金8800万元,涉及中医诊所和连锁大药房两项境外投资。

本文来源本站,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时代财经

财经新闻产品

18179

阅读

4

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