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疯狂烧钱的在线教育:困兽之斗如何“活”下来

2021-01-22 03:08

文 / 每日财报   编辑 / 庄梅

字号

  2-1.jpg

      在线教育无休止的“烧钱”之战背后,更像是前途未卜的困兽之战。

  近日,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四家机构虚假广告登上热搜,原因在于这四家公司请了同一位“老师”为其做广告,一会儿是数学老师,一会儿是英语老师。

  对此,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纪委网站发表文章,直指在线教育乱象和监管问题。如文中所述,“在资本的帮助下,在这种完全以互联网为基础的营销模式的席卷下,在线教育可能会偏离教育本身的规律,不是依靠课程的质量和教学效果来获得市场的选择和青睐,而是逐渐被资本所主导和影响。”

  相应的,2020年的在线教育是极端狂热的。以“1亿美元”为单位,部分玩家仅7个月就吸引了32亿美元。相比于疯狂融资,主力球员的超高营销投入可能更令人咋舌。

  据第三方机构估计,仅7、8月份,排名前10的网络教育机构的广告就超过了100亿人民币。但在在线教育无休止的“烧钱”之战背后,更像是一场前途未卜的困兽之战。

  风口之下在线教育“疯狂吸金”

  2020年疫情下,在线教育成为当务之急,以猿辅导、作业帮为代表的网络教育头品牌成为资本追逐的目标。其中,程序员猫完成D系列融资13亿元,未来与银湖等机构达成33亿美元私募协议,猿辅导获得云峰基金融资3亿美元。

  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已完成超过16亿美元的E+轮融资,加上上半年前完成的7.5亿美元的E轮融资。2020年,融资总额超过23.5亿美元。而猿类咨询更是疯狂,全年三轮融资总计35亿美元。

  据悉,2020年下半年,猿辅导、好未来、作业帮、跟谁学几家头部公司累计融资额在100亿美元左右。

  虽然通过融资获得了大量的资金,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在线教育更多的是将传统的线下培训转移到线上,顶多放大一个老师的教学能力,但实际上只是课外培训,帮助学生提高成绩,获得更好的成绩,离真正的“教育”还很远。

  自20世纪90年代末基于互联网的远程教育首次出现以来,在线教育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历程。在粗放型初期,在线教育的发展主要以网络课程和名师规模为主;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在转型时期,网络教育出现了多种教具,数据开始留存;随着直播的大规模兴起和疫情的催化,在线教育成为新的“风口”。

2-2.jpg

  但是从几个网络教育公司的发展来看,他们的创新非常有限,比如名师、大班、小班、标准化、教学体系等等,早在新东方、学习思维时代就有了。然而,新技术在教育产业中的应用仍然有限,教育产业真正的创新应用尚未实现。

  “烧钱”大战高潮迭起

  随着寒假的临近,猿辅导、作业帮等在线教育平台又活跃起来。朋友圈,抖音,电视,地铁站,公交站,楼宇电梯广告......孩子家长目光所及之处,基础教育在线平台上的广告可以说是一个也不放过。

  有网友吐槽:“一个公交站有四块广告牌,其中三块是网络教育。不时会有载有网络教育广告的大巴经过这个平台。”

  同时,几乎所有流行的综艺节目都有在线教育广告。《幸福三重奏》可以看到斑马AI班的广告,《向往生活》可以看到作业帮助的标题,《极限挑战》可以从高路上的“名师在线”跳出来,《经典诵经》可以看到学习和思考的在线学校。

  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市场竞争过于激烈,单个主体达到顶峰后,各家为了降低获取客户的成本,给用户更多的选择,开始了争取主体扩张的斗争。此外,2021年初,学习和思考网校、猿导师和作业帮联手各大电视台,在新的一年里第一次抓住品牌营销机会,还与央视签约合作。

  所有这些都需要在线教育“烧钱”的销售费用。今年第三季度(含夏季两个月),与谁学习的销售费用高达20.56亿元,同比增长5倍;网易的营销费用也达到11.48亿元,同比增长近4倍

  2020年的年中报告显示,口语流利、新东方在线、向谁学习、无忧英语的销售费用远高于其他教育机构,达到50%-100%的范围。但是,烧钱比挣钱容易。但是,换来的却是高融资高投入,损失无穷。

  中泰证券研究显示,从2020年上半年a股教育业务的财务表现来看,收益下降约30%;由于一些成本和费用的刚性,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受到的影响更大,减少了126%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9年3月香港联交所上市以来,新东方在线并未实现任何盈利。数据显示,2019财年,新东方在线全年亏损6400万元人民币;2020财年亏损达7.58亿元。

  2020年12月24日,新东方在线发布2021财年中期盈利预警。预计截至2020年11月30日,将在6个月内录得6亿至7亿元的巨额净亏损,比2019财年同期亏损高出585.7%至700%。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向谁学习。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净亏损高达9.3亿元,同比转为大亏损。烧钱不是资本的初衷,利润才是最终目的。然而,所有首都都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这场战斗。但从近期日益密集的融资形势和各企业不断上涨的销售费用来看,外界可能很难在短期内看到网络教育市场烧钱大战的结束。

  行业格局尚存变数

  据艾传媒咨询(AiMediaConsulting)介绍,2019年之前,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增速相对较慢,但由于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市场发展迅速,线上线下模式深度融合。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4858亿元,同比增长20.2%。

  虽然中国的在线教育市场在不断扩大,但没有钱是无法生存的。去年11月30日,在线教育公司柚子连勤通过官方微信公布,由于市场环境和管理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出现现金流断裂、资不抵债、无法继续经营等情况。,并已开始破产清算程序。

  据天空调查数据显示,去年7月,海丰教育旗下的上海丰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宣布为背信执行人,即“老赖”。11月,该公司增加了一些消费限制。

  受COVID-19疫情影响,线下教育机构运营受到较大影响。与此同时,在政府的号召下,包括公立学校在内的各大教育机构纷纷推出网上教室。

  互联网推动产业升级深化,产业格局未定。目前纯线下和纯线上都存在瓶颈,如线下容量提升和异地扩展速度慢,线上内容匹配和互动效果差,客户获取成本高。

  同时,线上线下在很多环节都是高度互补的,通过OMO可以优化提高整体效率和效果。未来,教育领域的线上线下一体化业务格式将成为一种趋势。

  目前,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的OMO还处于初期阶段,各种实现方式都在并行摸索和试错,比如不同业务环节之间的线上线下结合,业务环节内部的线上线下整合。

  目前,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产品和模式都在不断探索和变化,互联网对教育培训行业的转型升级也在不断深化。未来的行业格局还有很大的变数,还没有到最后的阶段。不过按照现在的资金投入速度,理性回报应该比想象的要快。

  可以预见,2021年,在线教育资源整合将会更快,留给在线教育企业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用户期望一个好的企业用产品和服务来体验,但在此之前,首先要做的是“活”,然后活下去。

本文来源本站,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114812

阅读

37

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