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在“双限制”下,有色板块能否继续“狂舞”?

2021-10-16 03:35

文 / 英才杂志   编辑 / 庄梅

字号

  3-1.jpg

      最近,有色金属板块出现了回调。数据显示,申万有色金属板块指数9月24日收于6149.56点,当日下跌3.26%,近5日下跌-10.98%,月内下跌11.18%。但不可否认的是,有色板块自2021年初以来,有了很大的涨幅,阶段涨幅为50.2%,最大涨幅超过70%。

  有色金属板块的高繁荣状态主要受益于下游产品价格上涨、终端需求旺盛、产能扩大等因素。有色金属板块年内业绩普遍好转。据统计,2021年上半年,有色金属生产和固定资产投资处于稳定增长阶段,国内有色金属企业利润创历史新高,毛利率和净利率明显提高。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有色金属工业企业总利润在1639.7亿元左右,同比增长224.6%,比2017年上半年增长356.6亿元,四年平均复合增长6.3%。个别上市公司半年报业绩超预期,西部矿业(601168.SH)上半年营业收入191.19亿元,同比增长41.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11亿元,同比增长336.41%;盛屯矿业(600711.SH)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6.67亿-7.57亿元,同比增长1803%-2046%。

  为什么有色板块突然哑火?

  从下图可以看出,大宗商品中铜、铝、锌的期货价格已经达到近十年的高点,大宗商品与生产生活密切相关。而且这些原材料价格暴涨后会传导到中下游,导致终端产品价格上涨,进而影响价格和民生。不难理解为什么国家最近提出了两轮有色金属储备,一方面缓解了供需缺口,另一方面稳定了大宗商品的价格和有色板块。

3-2.jpg

  但这真的能解决供需缺口吗?

  事实上,有色金属的价格上涨只是制造商原材料价格上涨的缩影。纯碱、甲醇、PVC、动力煤等能源化工原材料在期货市场上单边上涨,期货价格创下新高。现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核心逻辑在于供需水平,下游需求促进了国内大宗商品原材料的不断上涨。

  有一个问题值得思考:原材料价格急剧上涨,下游制造企业真的能赚钱吗?奇怪的是,如果制造企业赚钱,为什么国家在每个人都赚钱的时候始限电限产?

  限电对有色板块有什么影响?

  先说限电,今年的限电措施很严格,有开二停五,甚至开一停六。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我国目前的发电结构可以看出,火电仍占最高比例,达到73%;尽管新能源的发展速度非常可观。但总的来说,可见远水解不了近渴。不可避免的现实是,火电仍然是主要的发电方式。

  火电的核心是煤炭。作为资本市场有色金属的好兄弟,煤炭价格一路上涨,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有色金属价格的增长。毕竟,有色金属的生产加工过程需要大量的煤炭发电作为化学反应条件。

  目前动力煤期货价格已上涨至近8年新高,超过1200元/吨。煤炭板块在二级市场近半年上涨了77%,在板块上涨中排名第一。

3-3.jpg

  煤炭价格一路上涨,不仅是终端发电需求旺盛,也与当前一些国家对中国的政策有关。2020年12月底,由于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实施限制令,今年上半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仅78万吨。我们应该知道,2019年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到香港的数量约为7760万吨。由此可见,中国目前基本上不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虽然占全国煤炭总使用量的比例不高,但仍存在一定差距。与进口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哥伦比亚和菲律宾的煤炭成本相比,澳大利亚的煤炭成本较低,间接导致煤炭价格上涨。

  这样,煤炭成本高,过度依赖煤炭的电力成本迅速上升。然而,电力在中国属于公共产业,具有很强的公益属性。电价与民生有关,受国家严格调控。由于电价的非市场化,煤炭发电厂只能接受压榨利润,甚至最终亏损发电。因此,限电暂时减少发电厂的损失。

  国家限电后,虽然抑制了有色金属厂家的生产加工,影响了公司产能的释放,但间接减少了有色金属的需求,尽可能降低了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的价格。

  订单饱和,产能充足,国家为什么按暂停键?

  此外,虽然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但随着各行业产能的不断扩大,并没有带来应有的利润;以有色金属为例,铜铝是中国主要的有色金属进口产品,占有色金属进口总额的比例通常保持在70%左右;铜进口规模最大,占有色金属产品进口总额的50%以上。

  这些金属通过港口运输进入中国,中国制造后出口到海外,获得制造或加工后的利润。但疫情爆发后,全球制造业半瘫痪,除中国外产能大幅下降。作为世界上唯一受疫情影响较小、复工复产的国家,海外订单层出不穷,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的支柱。

  原厂家订单量饱和,应该是未来业绩超出预期,但实际上随着原材料价格的疯狂上涨,利润被原材料出口国收入,资源国成为受益者,我们的加工制造成为中游挤压的对象。

  而目前海运价格一涨再涨,也吞噬了大量利润。几乎所有的工厂都成了船运公司的下属。中国制造不敢涨价,即使全球订单要求中国发货,也不敢涨价。简单地说,目前国内遇到了输入通货膨胀,全球原材料价格通货膨胀由中国支付,但奇怪的是国内制造业出厂价格不上涨,推测原因可能是订单协议价格或制造商薄利润思维,也可能是产品技术含量低,市场恶性竞争。

  总之,目前我国制造业的现状是产能火爆,但增收不增利。

  此时,国家限电限产实际上是在帮助制造业降温。一方面,限产后,强制降低对有色金属等原材料的需求,降低厂家产能过剩,平衡有色金属供需关系,协调发放国家有色金属战略储备,帮助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回归正常价格。接下来,有色金属、煤炭、化工等周期性板块的概率会受到很大影响,但从长远来看,国家的行动是控制当前国内经济发展的步伐。

本文来源今日头条,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46137

阅读

17

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