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成功夺得台湾首富,最低调的千亿鞋王如何度过商业危机?

2022-05-12 04:58

文 / 首席商业评论   编辑 / 庄梅

字号

  4月28日,福布斯杂志公布了2021年中国台湾省富豪榜。去年通过华利集团上市登上福布斯富豪榜后,鞋业龙头张聪元以900亿元的价值成功卫冕台湾省首富。同时,他也成为广东中山和中国服装纺织行业的首富。

4-1.jpg

  张聪渊

  说到台湾的富人,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鸿海集团的创始人郭台铭。王旺集团总裁蔡衍明或台积电的张忠谋。然而,自2021年以来,默默无闻的鞋业巨头张聪元连续两年跻身台湾富豪榜首位。

  张聪渊是如何通过制鞋业成为台湾首富的?低调脚踏实地,他是如何逆势成为疫情下的行业领袖的?

  “神秘鞋王”曾花钱让自己落选福布斯

  “不是你们说他是台湾首富,都不知道有这号人物。”2021年,当张聪元成为台湾省首富时,一些媒体采访了他的发祥地云林县,很多人都表达了这样的感叹。低调.神秘.慷慨是台湾省媒体对这位商人最多的评价。

  今年年初,台湾记者再次询问,张聪渊从福布斯网站上的富豪榜上神秘消失。甚至有新闻报道称,张聪渊专门为海外媒体付费,以减少他的曝光率。据台湾金融媒体报道,张聪渊近年来将大量资产转移给华利副董事长。他的儿子张志邦提前处理了遗产分配,以避免公司资产过度集中。一位制鞋业内人士表示:台湾制鞋业一贯的风格是低调和低调。

  张聪渊的华丽集团是一家传统的台湾家族企业。根据上市公告,华丽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是张聪元。董事会成员大多是其家庭成员,包括张聪渊、周美月、张志邦、张文新和张玉伟。其中,张聪元与周美月有夫妻关系,张志邦、张文新、张玉伟分别是张聪元的长子、长女和次子。与郭台铭等台湾富商相比,媒体很少看到张聪渊家族的花边八卦。

4-2.jpg

  张聪渊家族在台北的豪宅

  然而,无论多么低调,它都无法逃脱台湾媒体的追求。今年,据媒体报道,张聪元在台北花费了1.51亿台币(约3412万元),转手了一栋两层的豪宅。然而,一些媒体报道说,张聪渊已经持有这栋豪宅六年了,这次转手的价格是4300万元。然而,追踪房地产持有人发现,销售是张聪元家族的成员。一些专家分析说,这可能是一种节税行为。

  此外,据台湾媒体报道,2015年2016年,张聪渊家族还投资6.9亿元购买了台北中心区木兰B座的1至5楼,其中1~2楼共有178.8平方米的豪宅,当时以儿子张志邦的名义登记,可见台湾首富的实力。

  低调务实、乐善好施的农家子弟

  他出生于1948年,18岁毕业于嘉义农业学校。20岁以后,他开始成为云林一家鞋厂的普通经理。从张聪元早年的经历可以看出,和大多数80年代崛起的台湾动力成本风口,就像大多数80年代崛起的台湾制鞋人一样。当时,一批以耐克为代表的欧美运动鞋品牌开始在世界各地寻找更便宜的OEM。因此,20世纪80年代初,张聪元在台湾云林县开设了第一家鞋厂。

  20世纪90年代初,就像台湾新竹的芯片产业一样,台湾的制鞋业已经将工厂转移到广东。张聪元还把他的代工厂开到了中山。

  与一些把代工厂变成血汗工厂的老板相比,张聪渊一直称赞员工和当地人的优势。早年,在云林,张聪渊有在当地捐赠学校的传统,每年定期向当地祠堂和寺庙捐款。许多老员工对他的评价也是勤奋务实的。在越南建厂后,他还在当地建设了基础设施,受到了许多人的称赞。

4-3.jpg

  华利集团的制鞋车间

  张聪渊的华丽集团是一家拥有10多万员工和20多家子公司的大型企业。在产量方面,专注于运动鞋代工厂的华丽在20世纪90年代末成为台湾制鞋业的第二大客户,其主要客户包括耐克、阿迪达斯、彪马、李宁、安踏等知名运动鞋品牌。根据财务报告,近三年来,公司前五名客户的收入分别占公司营业收入的80%以上。凭借这些大品牌的订单,华丽近年来在鞋业代工厂行业的业绩稳步增长,2020年收入超过139亿元。

  与台湾省产量世界第一的鞋企宝成不同。华丽走的是差异化路线。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张开始关注运动鞋中硫化鞋的类别,并在接下来的30年里将这类鞋作为行业第一。

  硫化鞋,即帆布鞋,曾经像牛仔裤一样成为美国流行文化的代表,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很快在世界各地流行起来。此后,美国体育品牌匡威和彪马进行了技术研究,采用鞋底橡胶和硫化技术,使鞋帮和鞋底的强度更高。20世纪80年代中期,张聪元的宏福工业是第一家与彪马和匡威合作的OEM企业。

  代工费也不好赚了?

  受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欧美品牌大厂下单80%以上,越南张聪渊工厂裁员3万人。这一消息也从华利集团的招股说明书中得到证实,2019年的离职率高达27.31%。

  欧洲和美国的大型制造商开始减少订单,库克加入耐克董事会,对代工厂企业的监管越来越严格,生产。原材料成本也变得更加透明,20世纪美国运动鞋代工厂的业务变得越来越困难。一些台湾鞋厂老板抱怨说,恐怕只有代工厂才能赚钱。

  张聪渊也开始积极转型。2020年,华利中山鞋业研发基地采用3D打印代替传统开模工艺。手动行走。拉力测试采用机器人模拟。很难想象鞋业代工厂中的人工智能水平与一些高端制造业相当。华利的招股说明书还透露,该公司已经成立了一个2400人的设计团队,并计划开发专门制造运动鞋的软硬件。

  在大陆上市之前,有台湾的证券分析师。如果华利在台湾上市,其市盈率将较低。台湾的投资机构更喜欢传统的电子行业,但大陆和香港的投资者更喜欢传统的工业股票。

  全球研究机构Euromonitor预测,2025年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将达到1899亿美元(约1.2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9.9%。随着需求的不断提高,上游OEM制造商的业绩有望稳步提高。

  事实上,正如预测的那样,华丽去年4月刚刚上市,市值突破1000亿元,许多机构投资者称赞华丽将成为第二个申洲国际。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在香港上市的鞋业代工厂企业玉元集团,年收入500.600亿元,市值约250亿元。华丽的市值曾经是竞争对手的五倍多,这让人们惊讶于张聪元在深圳上市。

  疫情成绊脚石,代工厂还好吗?

  然而,一度好转的股价再次受到疫情的影响。自2021年上市以来,华利股价最高涨至114元,单日涨幅超过2%。然而,今年3月,受疫情影响,华利股价每天下跌5%,股价一度跌至63元。在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供应链挑战下,2022年,张聪渊华利集团市值缩水12%。

  对于像华丽这样的纺织企业来说,东南亚是代工厂的首选。然而,自新冠爆发以来,布局在东南亚的代工厂一直处于危机之中。自2021年7月以来,越南政府实施了三个月的严格封锁,导致工厂大规模关闭。柬埔寨和缅甸也出现了类似的隔离控制政策。

  2021年10月,华利集团还表示,受疫情影响,印度尼西亚越南产能紧张。财务报告显示,华利集团于2020年上半年裁员19063人,占公司2019年以来员工总数的14.02%。

4-4.jpg

  事实上,类似的问题也会发生在消费端疫情初期。2020年,欧美等海外市场低迷,华利的收入和利润受到海外市场需求下降的影响。

  对于张聪元和华丽来说,运动鞋代工厂的外部风险仍然存在。由于龙头企业订单占80%以上,前五名客户收入占80%以上。目前,当华丽对主要客户耐克的销售单价仍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时,毛利率与基本竞争对手持平,需要始终防范东南亚竞争对手的价格下跌。华丽在OEM道路上的净利润确实存在很大变量。

  进入2022年,疫情与地区冲突的变化,很有可能会推进全球运动鞋品牌市场占有率重新洗牌的进程,世界运动鞋品牌也面临转型和优化,相应的台湾首富的华利集团也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本文来源今日头条,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