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为什么互联网家政叫好不叫座?

2022-05-24 03:37

文 / 钛媒体APP   编辑 / 庄梅

字号

  1-1.jpg

      95后帅小伙,整齐划一的背带裤,动作一气呵成……你以为他们是新偶像男团吗?

  事实上,他们是新型家政,被称为“家庭卫生管理师”。

  传统家政的标签仍然是中年妇女、烹饪和清洁。敢于思考和行动的年轻人将家务拉到了一个新的维度。在他们看来,家庭卫生经理是一个集诊断、分类和指导于一体的新职业,以更轻、更精细的方式进行家务迭代。

  许多独居的年轻人,愿意尝试新的订单。

  但是对于米雷这样的家庭主妇来说,每天做家务支持的小时工仍然是最好的选择。

  刚开始全职照顾宝宝的时候,她选择了自己动手,但即使收拾得很好,经过孩子的吵闹,家具和玩具也瞬间倒塌,几乎一整天都在收拾和清洁。

  在无数的家务活下,米雷第一次有了定期请管家阿姨打扫的想法。通过不同的管家平台,米雷与一家管家公司签订了半年的服务合同。

  张阿姨,一名兼职工人,每天定期打扫房子。打扫房子的张阿姨让米雷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就在米雷以为自己要卸下包袱的时候,刚上班不到一周的张阿姨说不想做,让米雷联系中介换人。

  然而,米雷无法想象的是,在张阿姨离开第二个阿姨服务期间,他拖了半个月,他发现的阿姨都是五十多岁的阿姨。

  而中介给出的理由是,目前能找到空缺的阿姨并不多。

  从国内O2O商业模式来看,米雷签署的国内服务模式属于B2B2C模式,B2B2C模式最大的缺点就是服务质量难以保证。

  另外,除了B2B2C模式外,互联网家政还分为B2C直销模式、B2PC2C经纪模式、B2C模式+B2B2C模式、本地生活模式。

  从盈利模式来看,主要包括交易佣金、营销推广、系统软件增值服务、品牌加盟、培训指导、用户增值服务、相关产品推广等。

  然而,从目前的市场来看,所有的互联网家政似乎都有同样的缺陷。

  上半场:家政行业供不应求

  北京600多万家庭中,至少有200万家庭需要家政服务,甚至在现有的1.9亿城镇家庭中,约有15%的家庭需要家政服务。

  根据中国经济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21年6月天鹅到家和e城e之家的月活用户排名top2,月活用户规模分别为357.2万和324.2万

  其次是好慷在线和闪电修理,2021年6月分别拥有182.0万和157.0万活跃用户。

1-2.jpg

  与家政服务用户相比,家政服务用户的在线比例较低。

  2021年6月,在中国的家政家庭中,只有29.4万人和28.2万人的月活用户。其他互联网家政服务工人平台的月活用户规模较小,不到15万。

  面对国内市场的巨大需求,国内行业人员缺口已达3000万人

  事实上,早在20113年,为了聚集更多的家政从业人员,传统家政市场就向O2O推进。然而,从2015年到2022年,互联网家政被谈论了无数次,但真正能在家政行业崭露头角的企业却没有出现。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近265万家国内相关企业,存在、迁入、迁出。

  其中,5年内成立了80%以上的国内相关企业,近5年来,国内相关企业持续增长,2017-2021年新增注册企业平均增长率为52%,增长迅速。

  2021年,以工商登记为准,我国新增家政相关企业约119万家,同比增长64%。

  据统计,互联网家政服务平台每月活跃用户近3000万。显然,网络需求已经成为国内行业需求的重要来源。

1-3.jpg

  但从商务部的数据来看,目前国内服务业从业人员已达3000万人,其中约90%来自农村地区,专业国内服务人才依然短缺。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2021年中国最短职业TOP10名单,服务人员在服务业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事实上,目前大多数家政企业也对工人进行服务技能培训,这是一种简短而肤浅的基础培训,与专业培训仍有差距。如果工人想进行专业的家政技能培训,他们需要通过家政培训机构进行自费培训。

  对于普通工人来说,这种自费培训的可能性很低。

  对于那些拥有专业技能的工人来说,在不同模式的客房服务平台、不同的订单约束、复杂的订单和高佣金的情况下,专业客房服务员更愿意通过口碑独自工作。一方面,在没有平台佣金的情况下,工资更高,另一方面,他们有更高的自由度。面对高佣金客户,他们

  更重要的是,专业家政工人对平台的依赖程度不高。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使是依赖平台的工人,一旦得到雇主的认可,依靠雇主介绍的其他高佣金客户,随时都有可能跳过订单,甚至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形成一定的个人资源。

  事实上,可以说,对于现在的家政企业来说,留住家政工人是最关键的。

  但是,企业需要更大的投入,这意味着在家政服务的发展过程中,企业需要更大的投入,这是可以理解的。

  另一方面,用户层面的需求是个性化的,国内企业要想覆盖更广泛的用户群体,在行业中发挥差异化,需要扩大国内服务。

  但是,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在规模效应和边际成本原则下,生产100个同一产品的成本比生产100个不同的产品要小。

  在家政行业,由于每个服务的家庭环境不同,不同家庭主人心中的服务标准也不同,所以需求非常个性化。

  对于国内服务商来说,在保证服务质量的前提下,标准化服务是一项巨大的工程。

  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具生产的问题,而是一个人的问题,所以平台应该以各种方式培训管家阿姨来统一标准。此外,我们还应该投入大量资金,在不同领域培养服务型人才。

  资本烧钱效率偏低

  事实上,无论是任何一种发展模式,在重经营的家政行业都无法避免烧钱的必要选择。

  然而,国内企业似乎没有多少钱烧掉,因为从投融资的角度来看,中国的互联网家政服务行业并没有受到资本的青睐。

  2020年,中国互联网家政服务行业融资金额为5.2亿元,较2019年减少5.90亿元,同比减少53.15%。

  更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上半年最高单笔融资仅为0.67亿元。

1-4.jpg

  事实上,其背后的根本原因也很简单。互联网家政服务行业运营过于繁重,互联网家政平台扩张缓慢,非资本热衷于短、平、快投资目标。资本冷淡的原因也来自于国内服务的利润模式,需要长期经营和市场规范。

  但目前大部分国内服务平台的总亏损明显高于营业收入,资本烧钱效率明显低于其他互联网行业。

1-5.jpg

  以天鹅到家为例,在服务质量、规范等方面。

  天鹅之家是中国领先的家政服务平台,但由于频繁的恶性事件、服务质量与宣传不一致、诸多劳动争议等问题,天鹅之家遭受了巨大损失。

  2018年至2021年Q1巨额亏损19.65亿元,同期营业收入仅为19.17亿元,自2019年Q2年以来,天鹅回家的平均净亏损率接近90%,每100元营业收入损失88.3元。

  但是,从目前国内企业的发展来看,即使不受资本青睐,在老龄化、三胎自由化、居民经济收入上升的背景下,国内企业在需求市场巨大、行业价值空间巨大的前提下,仍在不同领域不断发展。

1-6.jpg

  从目前的家政模式来看,天鹅到家、好康在家、e城e家、闪电修、师傅到家、e袋洗、阿姨帮等家政企业都在不同的服务方向发展,如维修、清洁、取送智能洗护、上门按摩、上门烹饪、净水器售后服务等。

  假如不同的平台想要覆盖更多的一线、新一线、二线城市,那么不同服务类似的运营模式可能需要改变。

  原因很简单,不同的城市对政服务类型的需求也不一样。

  报告显示,北京的消费者使用家政服务最为频繁,每天的清洁订单大约是天津的10倍;上海是搬家最多的城市每周六12点,避免高峰时间,但未能避免高峰时间。

  此外,哈尔滨是最不喜欢自己洗衣的城市,洗衣订单居全国第一;在成都,重庆对家电清洗的需求更加频繁,吸烟机平均每45天清洗一次。

  与许多喜欢清洁服务的城市不同,沈阳堪称勤俭持家的小能手。秉承家电坏了不要扔掉,维修还可以用的观点,其维修订单排名第一。

  显然,首先,面对不同的城市需求,在国内平台覆盖更多城市之前,国内企业需要根据不同地区的特点发展其平台运营模式和服务人才培养。

  其次,以单一服务类型为主的家政平台,更难走向需求不同的地区。

  与此同时,如果只在一线城市发展,又极易受到当地生活平台的竞争、挤压。

  家政开始流行“小而美”

  为了减压,年轻人甚至在哔哩哔哩搜索家政沉浸式清洁等视频。

  穿着亮眼吊带裤的男生正在打扫卫生,从抽油烟机油箱到淋浴房地漏,从玻璃窗框的缝隙到宠物龟壳。他们训练有素,不放过藏污纳垢的地方。

  清理过程以10倍的速度记录下来,2分钟见证了从脏到干净的奇迹。除了弹幕中的减压和治愈两个字,很多人开始要求线下接单。

  不但形式上让传统家装开始小而美,在注重个性化的年轻消费者眼中,家政越来越细分。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服务涉及的细分行业有20多个类别,200多个服务项目。

  报告显示,清洁、家电清洁类别,报告显示清洁、家电清洁、搬家分别在需求排行榜前三名。

  此外,日式收纳的洗衣洗鞋也跻身家政需求榜前十名。上门服务的频率是每户平均每月2.5次,其中上门服务每月2-3次的用户比例最多达到44%。

  因此,下半年的互联网家政行业必须做到如何更好地匹配用户需求,从而体现平台的价值。

  首先,国内企业可以与互联网医疗平台相结合,与基础医疗最后一公里相结合。

  事实上,在雇主层面,除了目前市场上存在的传统服务和服务外,对心理服务和医疗服务的需求仍然存在。

  对于大多数有老人和孩子的家庭来说,甚至对于独居老人来说,上门就医的需求并不浅。

  其次,随着互联网家政服务平台的快速发展,用户需求迅速在线,用户需求越来越实时。在家政服务人员在线变弱的时候,提高服务人员的服务及时性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满足更多用户的服务频率。

  然而,在此基础上,国内公司需要通过法律和制度化手段保护工人的合法权益,有效遏制恶意拖欠工资等侵犯工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同时加强服务工人的服务标准化。

  此外,前店后校模式已成为越来越多的家政企业的选择。

  因为国内企业似乎已经意识到,在行业规则尚未确定的市场下,大多数通过专业家政培训企业培训的服务人才将作为自由家政服务员通过自我宣传和熟人介绍接受订单。

  在家政行业保障程度低但家政技能低的劣势下,真正流入家政平台的工人可以说,入驻平台更多的是依靠平台接单。

  对于用户来说,服务质量最根本得不到保证。在源源不断的不良评论和不合格的服务体验下,平台的收入也会被逆转,尤其是依赖佣金的平台。

  说了这么多,其实回头看,企业完善对劳动者的保障,提高对劳动者的培训,或许已经成为家政企业的必经之路。

本文来源今日头条,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557681

阅读

170

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