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双双改名,隆基绿能和中环股份如何选择?

2022-05-24 04:07

文 / 每日财报   编辑 / 庄梅

字号

  2-1.jpg

      龙基绿能作为硅片两大龙头企业,整体业务重点不同,硅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不同,导致业绩增长差异较大。

  随着欧盟对新能源需求的增长,计划增加光伏产业来缓解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再加上国内光伏发电装机量的显著增长,光伏板块受到资本的欢迎。4月27日至5月29日,中国证券交易所光伏产业指数(931151)上涨32.29%,在主要行业指数中排名第一。

  在此期间,两家A股领先的光伏上市公司都宣布更名。5月16日,光伏茅隆基股份正式将证券缩写改为隆基绿色能源,以反映战略布局和主营业务定位。TCL技术进入后,中央股份也计划改变公司名称,证券缩写将改为TCL中央。

  隆基绿能和中环股份在光伏产业有着深厚的培育,但两者的业务重点不同。从业务收入比例来看,隆基绿能更倾向于中下游产业,而中环股份更倾向于中上游产业。两者在硅片方面竞争激烈,尺寸之争持续至今。

  近两年光伏上游原材料短缺,多晶硅价格上涨,对隆基绿能和中环股份的业绩影响不同。隆基绿能专注于中下游产业,原材料价格上涨挤压利润,加上高资产减值,2021年业绩出现增收不增利迹象;中环股份专注于中上游产业,多晶硅价格也影响硅利润,但随着产能释放,2021年业绩显著增长。

  隆基与中环有何异同?

  龙基绿能是A股市值最高的光伏上市公司,被称为“光伏茅”。其业务主要包括单晶硅棒、单晶硅片、单晶电池和单晶组件。目前,它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单晶硅片和组件制造商。

2-2.jpg

  从业务收入比例来看,隆基绿能更注重光伏中下游产业。2021年,其太阳能组件和电池业务收入占72.23%,上游硅片和硅棒收入占21.04%,其他业务收入占不到10%。

  截至2021年底,隆基绿能单晶硅片产能达到105GW,单晶电池产能达到37GW,单晶组件产能达到60GW,其中单晶电池和单晶组件产能在国内光伏行业中排名第一。

  2021年,隆基绿能实现单晶硅片出货量70.01GW,其中33.92GW,自用36.09GW;单晶组件出货量38.52GW,其中37.24GW,同比增长55.45%。

  中环是中国光伏硅片领域的龙头企业,主要涵盖光伏硅片、光伏组件、半导体材料等。与隆基绿能相比,中环的业务更倾向于光伏中上游产业。

2-3.jpg

  从业务收入比例来看,2021年中环光伏硅片业务收入占77.36%,光伏组件业务收入占14.89%,半导体材料收入占4.95%,其他业务占5%以下。

  2021年,中环股份加速产能扩张,晶体产能上升至88GW,其中G12先进产能约占70%,产销规模同比上升45%。

  由于光伏中下游业务相对较小,中环股份的产品主要在国外销售。目前,硅片出口市场占世界第一。隆基绿色能源产业布局更加完整,太阳能组件和电池业务可以更好地消化独立硅片的生产能力,外部依赖程度较低。

  隆基与中环分庭抗礼

  根据2021年年报,隆基绿能和中环计划大幅提升产品产能。前者计划到2022年底,单晶硅片年产能达到150GW,单晶电池年产能达到60GW,单晶组件产能达到85GW;后者银川项目陆续投产,预计到2022年底光伏硅片产能将超过140GW,G12先进产能将占90%左右。

  在硅片方面,隆基绿能与中环股份有着竞争关系。事实上,两者之间的竞争历史悠久,硅片尺寸的竞争尤为激烈。早在2019年之前,隆基绿能与中环股份的竞争就相当和谐时,M2是主流尺寸,市场份额约为80%。

  2019年后,隆基绿能率先发布M6单晶硅片(166mm)和基于M6硅片的Hi-MO4高功率组件,抓住机会抢占更多市场份额。中环股份不甘示弱,随后发布M12单晶硅片(210mm),与隆基绿能分庭抗礼。

  2020年,隆基绿能发布M10单晶硅片(182mm),牵头晶科能源、晶澳科技等企业组建M10阵营,而中环股份与东方日升、天合光能、协鑫集成等厂商携手组建M12阵营。两个阵营形成对抗。

  在这两个阵营的推动下,M10和M12尺寸的市场份额继续扩大。根据中国光伏协会CPIA数据,M10和M12硅片尺寸的总和从2020年的4.5%迅速增加到2021年的45%,预计2022年的总和将扩大到75%。

  虽然更大的硅片尺寸是行业的发展趋势,但M10技术更成熟,制造成本相对较低,因此市场份额高于M12。事实上,在TCL技术上市后,M10产品也出现在中央股份的外部报价中,这反映了硅片尺寸更大的时间。

  产业扩张:隆基“向下”,中环“向上”

  近年来,光伏产业一体化加快,隆基绿能和中环股份在保证原有优势的基础上,选择了不同的产业扩张方向。隆基绿能在光伏中下游有明显优势。2021年积极培育BIPV和氢能业务发展;中环股份的业务主要集中在中下游,最近宣布扩大产业链,进入硅环节。

  具体来说,2021年,隆基绿能够制定BIPV产品开发和规划标准化,建立配套产能。同年3月,通过协议股权转让,转让森特24.28%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在BIPV产品研发、市场开发、应用场景探索等方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同时,隆基绿能全资子公司隆基绿建与森特股份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子公司隆基项目100%股权转让给森特股份。森特股份将承担双方在金属围护领域新承接的建筑光伏一体化项目的实施和交付。隆基绿能将专注于BIPV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在氢能方面,隆基绿能成立了西安龙基氢能科技有限公司,主要提供大型绿氢设备和解决方案。其氢能团队成功下线了第一个1000Nm3/h碱性水电解槽,2021年底有订单获取能力和500MW生产交付能力。

  与隆基绿能扩大下游产业相比,中环股份扩大了硅片的上游产业,即硅环节。4月7日,中环股份宣布与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计划投资206亿元,增加12万吨高纯度多晶硅项目。

  12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不小,硅龙头企业通威股份2021年产能也为18万吨。如果中环股份完成这项投资,有望成为硅优势企业,在硅片行业形成协同效应。

  硅料价格上涨:中环“喝汤”,隆基“增收不增利”

  中要原因是硅价格继续上涨。近两年硅价格持续上涨,2021年硅市场供需失衡,涨料价格持续上涨,2021年硅材料市场供需失衡,涨势特别快。根据Wind数据,自2021年初以来,多晶硅价格上涨了两倍多。

2-4.jpg

  从上述光伏行业综合价格指数(SPI)图可以看出,硅价格的飙升对中下游产业链产生了影响,但价格传导性能不同,下游传导效果越差。在此期间,硅价格的上涨不如硅价格好,但硅价格的变化基本上与硅价格同步,硅价格基本上可以跟上。

  然而,对于较低的电池板和组件,传导效果并不明显。其中,电池板价格的变化更接近硅板价格,但价格上涨更为缓和。组件价格变化最小,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不能很好地传递给组件,这意味着相关厂家需要自行消化成本增长。

  在此背景下,中环股份和隆基绿能在光伏产业链上的侧重点不同,受原材料价格的影响也不同。中上游中环股份表现较好,中下游隆基绿能表现出增收不增利的迹象。

  具体来说,2021年,中环股份实现收入411.0亿元,同比增长115.70%;净利润40.30亿元,同比增长270.03%。相比之下,隆基绿能实现收入809.3亿元,同比增长48.27%;净利润90.86亿元,同比增长6.24%。

  中环股份业绩大幅增长,最重要的原因是产能释放,单晶总产能增加。2021年,光伏硅片销量较去年增长35.09%,产量较去年增长33.22%;光伏组件销量较去年增长120.76%,较去年增长160.5%。

  另一方面,隆基绿色能源的收入保持了快速增长,但净利润增长大幅放缓,原材料价格上涨是一个重要原因。根据2021年年度报告,由于光伏产业链制造环节发展不平衡,主要原材料分阶段短缺,铝、铜等商品价格叠加,行业运营率下降,产业链利润向上游转移,原材料供应不足限制了终端需求。

  此外,隆基绿能还计提了大额资产减值。2021年计提减值总额12.54亿元,合并净利润约10.63亿元。其中,存货降价2.48亿元,固定资产8.73亿元,无形资产1.33亿元。

  隆基和中环有何风险因素?

  从消息来看,隆基绿能目前面临的风险来自美国,尤其是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光伏公司在美国进展不顺利,隆基绿能等光伏公司被迫转移太阳能电池板。

  去年11月,美国海关根据暂扣令(WRO)扣留了隆基绿能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向美国出口的40.31MW组件产品,约占2020年美国出口销量的1.59%。消息一出,隆基绿能股价一度下跌近9%。

  最近,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强制性受访者名单,包括隆基绿能、阿特斯、天河光能和晶科能源。据了解,美国商务部正在调查柬埔寨、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使用中国部件的太阳能电池和电池板制造商,以及这些公司是否避免了中国的关税。

  对于中央股份,市场担心硅材料可能产能过剩。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随着硅材料产能的释放,硅材料的短缺将得到缓解,但供需仍然紧张,2022年仍可能保持较高水平。但自2023年以来,随着新产能的攀升和硅材料新力量的涌入,硅材料的供需状况可能会发生逆转。而中央股份投资硅材料环节,从投入到产出一般需要两年左右。

本文来源今日头条,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502241

阅读

151

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