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丰田法则:汽车工业20年的新变化

2022-07-01 04:16

文 / 锦缎   编辑 / 庄梅

字号

  3-1.jpg

      丰田英二是丰田汽车的第五任总裁,也是从零开始,从名古屋纺织公司成为全球汽车领导者的关键人物。2005年出版的回忆录《丰田巨子》从丰田英二的个人角度记录了从丰田佐吉到丰田章一郎的整个过程,从几次危机到最终崛起,也是日本汽车工业历史的一个重要缩影。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关于丰田的外部书籍或文章层出不穷。与丰田英二的回忆录相比,大多数外部观点似乎都有一些神话意义。特别是在中国汽车工业试图通过新能源技术超车的时候,我们实际上观察了丰田,发现了汽车工业的核心本质或应有的意义。

  01 启示一:外部善势,内部善物

  丰田最初是一家纺织家族企业,从织布机开始。众所周知,蒸汽驱动的纺织业的崛起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里程碑式成就。在明治维新时代的背景下,丰田家族在1890年发明了它“木质人工织机”和1925年发明的“G型自动织布机”,是西学东渐浪潮的产物。

  在很大程度上,丰田的起点依附于“善势如水,万事始成”道家思想。而这也是丰田能够跨越百年周期的核心哲学。

  20世纪初的前30年是丰田的襁褓时期。虽然它是日本民族工业的先进生产力,但丰田和西方之间的差距仍有一个世纪之久。当时,第二次工业革命席卷了欧洲和美国。丰田的织布机家族企业仍然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果。

3-2.jpg

  千利休奠定了日本文化的审美主格,降低了这个国家的“崇物”精神便便越来越根深蒂固-“只有美好的事物才能让我低头”。在丰田家族内部,从织布机到汽车的转折点也隐含着这样的文化痕迹。在丰田英二的童年,他的父母最擅长的话题是关于蒸汽动力的讨论。

  在某种意义上,对于权力“崇拜”,是“崇物”丰田家族精神的具体投射。这也注定了丰田走上造车之路,百年不分心。

  当然,最明显的是,丰田汽车是在品尝了先进的生产力和甜美的水果后再次品尝的“西学东渐”练习。由于织布机行业给家庭带来的财富、商业网络和认知积累,他的父亲在丰田英二小学三年级时从德国带回了一辆电动汽车。

  丰田英二的表弟丰田西一郎,丰田佐吉的儿子,被认为是丰田汽车的创始人。作为一名企业家和长者,西一郎有能力突破事物的第一性。但也可能是因为他过于敏锐(敏感),这使得他在后一个时代的逆流中缺乏韧性。

  暂时不提以后的话。喜一郎留给丰田的遗产至今一贯:“外部善势,内部善物。

  喜一郎超越时代的远见,支撑着丰田家族工业香火百年的延续。

  20世纪90年代,喜一郎开始涉足汽车研究,以美国为参照系,构思了日本未来的汽车市场格局:达到一辆10人的普及程度。“每10个人有一辆车,1亿人有1000万辆车。如果每年淘汰10%,就需要100万辆新车,只需要更换新车就可以养活汽车行业”。喜一郎深信这个时代会到来。

  在这一预研框架的指导下,丰田汽车于1937年正式成立。20世纪50年代后的1980年代,日本的汽车保有量约为一辆。

  相比“善势”,喜一郎留这里“善物”遗产层面,影响更深远:丰田式生产(Justintime),也就是说,它后来在商学院很流行“精益生产”。一百年后,它仍然是制造业的第一性。然而,今天的“精益生产”,被后人放入过剩的内涵,甚至养活了一票SaaS公司。

  事实上,在汽车制造之初,丰田面临的困困难“无知者无畏”让我们来描述一下:丰田家族从螺丝到铸件,从化油器到火花塞,甚至的尺寸标准一无所知。用丰田英二的话说,“在调查零部件市场之前,汽车已经开始生产”。

  在这样的背景下,喜一郎推行“看板式生产”(丰田生产原型),不难参与:在零部件短缺和质量令人担忧的情况下,让生产线运行;确保商品成本优化,避免挤压现金流;指导缺乏汽车生产知识的工人的装配工作。当然,还有另一个隐含的原因没有被指出——汽车工人的工资与工作时间有关,企业主需要量化工时间的最大效率。为此,喜一郎特别制定了一本10厘米厚的生产手册。

  这就是丰田式生产的由来。尽管如此,在20世纪40年代之前,丰田是唯一批量生产汽车产品的——G一辆卡车,一直打不开市场。丰田英二回忆说,“从1936年底到1937年初,丰田制造的卡车一直卖不出去。除了景气不好,更重要的是,质量真的很差。”

  直到1939年,二战面爆发,“救”丰田一命。

  02 启示二:危机是常态

  近年来,汽车行业经历了芯片危机、石油危机和疫情。如此高频的外部冲击并不常见。然而,随着丰田近百年的历史,我们也会发现危机是汽车行业的常态。

  是丰田的崛起“时代的波浪”(丰田英二语)浮沉的过程。其中,历次遇到的主要危机都是按时间线计算的,清单可以这么长:

  质量危机

  通胀危机;

  财务危机;

  劳资危机

  环保危机

  社会责任危机

  石油危机

  贸易摩擦危机。

  质量危机几乎贯穿丰田前20年,上面已经提到,不再重复。

  丰田汽车历史上的第一次破产危机发生在战后。丰田面临的情况不是它不能出售,而是它没有原材料,汽车也不能出售,但它不能收回货款。触发破产危机的因素多种多样,如美国战争赔偿、反财阀垄断、地震等自然灾害、战争对工业环境的反应等。然而,核心是这些因素融合下的通货膨胀。

  自1947年以来,日本的价格一直在飙升,企业员工的工资几乎每个月都在调整。即使是像丰田英二这样的初出茅庐的资本家也面临着没有工资的局面,其次是银行冻结的储蓄。

  通过这场破产危机,丰田以裁员和汽车制造和销售网络分拆为代价“投名状”同时,在原母亲丰田织布机公司接管的前提下,它赢得了银行家的支持。在这个过程中,丰田喜一郎,丰田汽车的灵魂,不得不辞职,从此淡出汽车制造业。

  破产危机是金融危机和劳动危机发展到极致的表现。虽然已经解决了一段时间,但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处理金融危机和劳动危机仍然是丰田的主题。

  这次大考是丰田历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从那时起,丰田开始迎来百年来最大的财富,从第一款汽车产品“丰宝”(Toyopet,皇冠前身),逐渐开启了和平时代的国际运程。

3-3.jpg

  20世纪1960年代至1980年代,汽车行业发生的许多事件与今天的惊人巧合。在很大程度上,也印证了经济周期的特点。

  在此期间,以现代环保理念和企业社会责任为核心“ESG1.0”,率先在全球最大的工业部门汽车流转。

  这样的时代印记,对于丰田这样的行业领头羊来说,仍然是一焦头烂额的挑战。

  几乎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丰田汽车最大的公关危机是废气排放问题。在丰田英二的自我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他自始至终都是在1960年从美国开始的“废弃设限运动”耿耿于怀。丰田英二回忆说,那段时间,“使我厌倦了奔波,不能像以前那样专注于公司的工作。”

  无论是自负还是傲慢,在与时代意志的博弈过程中,丰田最终只能调整自己的技术能力,不断适应。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氧化催化剂技术在汽车产品中的逐渐应用,丰田还是第一次“ESG危机”这是一段落。

  在丰田英二的认知中,这一次,在丰田英二的认知中,ESG危机是真实的“危中有机”。晚年复盘这件事,他曾说:“由于这一规定,日本的汽车技术已经超洲。”

  03 启示三:每20年,汽车产业将有一次大变动

  丰田最华丽的成长曲线于1966年绽放。今年,一代世界名车卡罗拉(Corolla)问世。低廉的价格和精致的外表击中了当时最具购买力的人的心弦。

  卡罗拉被认为是丰田成功的密码。从历史地位上,它与福特T型车一起成功。T车型有相似之处,都是从汽车行业最宽最长的赛道上滚出来的雪球。以花冠为例,在未来的商学院,导师们愿意将需求、成本和技术提炼成汽车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从微观上看,它不如那样。但稍微展开历史背景,事实上,在这些归因之上,仍然有更神秘和决定性的力量,影响着福特、丰田、特斯拉的交替接管逻辑。

  众所周知,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是以美国为核心国家的西方国家战后发展的黄金时期。1961年至1971年10年间,美国GDP从5233亿美元翻倍到10634亿美元;日本作为美国的经济附属国,在过去的10年里也实现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

  乘坐时代的巨浪,至少要有一艘船。对于丰田来说,此时此刻最大的幸运是日本的汽车工业体系已经从20世纪30年代的垃圾悄然演变为20世纪50年代的母舰。当阳光照射在丰田时,我们可以看到:

  及至1960年,丰田集团已下辖9家公司:丰田汽车、丰田自动织布机制造厂、日本电装、爱新精机、丰田车体、爱知制钢、丰田工机、丰田贸易,以及一家用于技术创新孵化的研究机构——丰田中央研究所。那个连一个螺丝钉都要犯怵的年代,已经翻篇了。

  在汽车工业体系的完整支撑下,1959年,丰田拥有两座“超级工厂”生产线细化为车身,喷漆装配三个子部门,月产能正式超过1万辆。

  时来天地同力,卡罗拉这朵“花冠”,沿着繁荣周期的脉络,绽放得恰到好处。

3-4.jpg

  在经济泡沫膨胀的高潮阶段,也是板块碰撞最激烈的时期。当丰田这样的新势力,经过几次起伏终于登上历史舞台时,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向老王宣誓主权。

  1961年,丰田主动提出的合作议案被福特董事会否决,但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当时丰田总裁石田退休了三次,非常生气地骂道:“福特那些不懂礼仪的男孩!”。这种情绪是历史情绪的积累和释放,是当时丰田内部的一致情绪。就连丰田英二也认为,“这种行为缺乏道德”。

  不难理解,丰田成长的一条暗线是“学夷长技,产业报国”。早在20世纪40年代甚至更早,丰田就以福特为师,复制了后者的概念和技术。弱冠时期的丰田英二去美国福特工厂学习。当时,福特工厂经理的冷眼和傲慢,是推动了丰田从1940年到1960年这20年间奋起赶超的“黑暗力量”。

  从“低三下四”丰田花了20年时间才挺起腰杆。在接下来的20年里,这是一个从挺起腰杆到平起平坐的故事。直到1980年,丰田再次主动提出合作案,这次在美国设厂的条件完全不同。

 “上一次是以‘敬请指教’的态度要求福特指示小汽车生产。这一次是让我们教你的态度,客人的地位完全逆转了。”回顾这段祛心结的历史,丰田英二晚年不禁感叹:世间事本无恒常,每20年就有一次大变化。

  以“丰田法则”每20年,汽车工业都会有很大的变化。所以,2020年,又是新20年的起点。

本文来源今日头条,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38399

阅读

12

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